老实说三岳的核心产品,根子源自早期团队核心成员操盘过的资产管理软件项目,投融建管退,不动产、大型机械、工业设备啥的,团队的技术经验在这些领域都有过一些案例,逐步形成了有一些样子的软件产品。后来加入了我个人兴趣引入的区块链、数据库之类的基础软件(把个人的技术兴趣引入企业其实是个坏习惯)。企业规模不大,一直以来现金流忽紧忽松,有着中国中小企业的通病,不过研发当先、以高技术水平服务客户算是三岳的风格了。

适逢疫情灾难,各类企业都很难,我们这样的中小企业尤其难,说好的开春一堆合同不知道要推迟到何时签订。好在老主顾关照、股东们支持,我们迄今还没采取裁员和降薪的过激举措(如若疫情的半冰封再持续一个月,怕也是要被迫有一些薪酬缓发之类的权宜了),当然原来计划的开春人员快速扩编是被暂缓了。算一下从春节收假到现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同事们基本上居家办公,因为商务拜访的全停,我们破天荒的几乎没有外勤工作。连同实施工程师在内,工程师队伍全力以赴毫无干扰的都投入到了公司管理软件产品的新版本开发中来。眼见着原来资产管理软件的低代码通用功能趋近全面,回过头看,咱们还真不一定合适只叫资产管理软件了。

4月份差不多是测试季啦,动员行政人员、销售人员都来学习使用低代码特性设置自己熟悉的业务功能,如果洗衣大妈都能在我们的平台上舞刀弄枪,那她也就是一个通用的低代码管理信息系统了——还是分租户Saas型的。期盼疫情带来的社会冰封早日消融,有这两三个月的内功,三岳也许在产品技术层面又升一个台阶,是为给我们的老主顾、股东们,一份还算及格的抗疫答卷。